示范区:旱厕改造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提升了幸


时间: 2019-10-07

  从城乡区划面积上对比,商丘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基本是一半城市一半村,所以有“半城半村示范区”之说。在这次集中采访的日子里,天公不作美,阴晴不定,一会暴雨如注,一会又骄阳似火,甚至出现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的现象。无论天气怎么变,记者增强“四力”的坚定意识始终没变,采访的脚步从没停止:上午还在波光粼粼的日月湖边吟诵“水光潋滟晴方好”,寻访城乡的日月变迁,下午就走在蜿蜒崎岖的黄河故道上慨叹“黄河一去不复返”,触摸故道的沧桑面庞;刚猫腰钻出崔小寨村闷热难耐的百余座蔬菜大棚,又马不停蹄地赶往贾寨镇的千余亩芦笋基地;

  一路走一路看,映入眼帘的一幕幕画卷,一幕比一幕生动,一卷比一卷精彩:一方方农田绿意盎然,一座座新民居错落有致,一面面文化墙图文并茂,一圈圈绿篱笆围绕菜园,一个个文化广场配套齐全……从不同角度展示着今日示范区的唯美与光鲜,但又共同描绘着一个主题:乡村振兴。

  如今,示范区的乡村振兴,已花开满树,五彩缤纷,令人目不暇接。在此,记者仅摘取“生态宜居”中的旱厕改建这朵小花,与大家共赏。

  “一个深坑两块砖,三尺墙头围四边。夏天臭气能熏天,冬天冷风身上钻。”这是很多地方农村旱厕的真实写照,示范区的农村也不例外。这种千陋习让人欲说还羞,但人吃五谷杂粮,这个“轮回之地”,谁又能躲得开、离得了?

  “一到夏天,人一进那茅厕,你不知道,那苍蝇、蚊子嗡地一下从茅坑里都飞起来啦,有时多得能碰脸;往坑里一看,蛆虫乱爬;好不容易解个手出来,身上带的都是味,要多恶心有多恶心。”说到过去如厕的情况,平台办事处杨楼村今年65岁的村民穆其荣皱着眉头捂着嘴,好像刚从过去的茅厕中出来。

  “咦,别提啦,那时候解个手,真受罪,刚一蹲下来,蚊子就往腚上咬,打也不是,不打又不中,光顾着打蚊子啦,哪还有心情解手?”还没等穆其荣说完,今年53岁、快人快语的村民窦爱芝,惟妙惟肖地描绘着那种尴尬场面,说着话,一只手突然在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让人忍俊不禁之时,也令人感叹旱厕的简陋。

  就是因为简陋,张阁镇大刘庄村76岁的村民刘善伦忆起如厕之事,羞得老汉仙仙直笑:那时候“茅子”没有门,也不分男女,一家共用一个坑,每次进去,耳朵就得竖着,听着外面有没有人来,如果有人来,在里面就得弄点声响出来,经常用的就是咳嗽,算是提醒。有时外面的人进来前,也先咳嗽两声,如果里面没有回声,才能进去。每次这样,心里都感到不得劲。他说,“夜里上茅子,也是个烦心事,那时候没有灯,黑乎乎的,就怕一不小心掉进去。”

  如果这些问题还可以个人克服的话,那么臭味扩散恐怕就无能为力了。贾寨镇孟庄村支部书记孟春海说,农村的茅厕一般建在自家庭院的角落处,而与这个角落相邻的很可能是邻居的厨房或其他房屋,一到夏天,茅坑臭烘烘的味道,不可能只在自家小院飘,关不住也盖不了,势必引起邻居的反感,由此邻里产生的矛盾不在少数。

  “前几年,俺庄光这事我就调解过好几次。那样的茅厕不能再迁就啦,得改。”孟春海的话声不高,但语气坚定。

  旱厕,已成为民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,也是群众期盼改进的内容之一。改厕,势在必行。

  “以前俺村也改过厕,费劲不小,但效果不好。”提起以前的改厕,孟春海直言不讳。

  孟春海的话,示范区党工委委员、社会事务局局长芦岩也深有感触:“一个厕所不过几平方米,可全区做起来,却是一个大工程,牵扯到方方面面,很不容易。”

  去年年初以来,示范区多次研究推进旱厕改造工作,要求有关部门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,全力支持,在总结过去改厕经验、吸取教训的基础上,于去年4月份,以孟庄村为试点和样板,在全区大规模开展“厕所革命”。

  为了鼓励村民改厕,孟庄村先从贫困户、村干部和农村党员家中开始改,建几个样板生态厕,让大家能参观能体验。样板的力量是无穷的。一些对改厕犹豫不决的村民,看着别人家装着电灯、贴了地板砖、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卫生间里,心动了。同时,对改厕户统一免费配发地板砖、生态配套马桶等。另外,还以好、中、差为验收标准,制定了奖补办法,分别奖补1000元、800元和600元。村民一算帐,等于不花一分钱就能用上“四格化”生态卫生厕所,觉得这政策好比天上掉馅饼。

  虽然改厕的利好不断,还是有个别村民不为所动,一问原因,才知道他们心中的疑虑:厕所坏了怎么办、化粪坑满了怎么抽等。得知这些因扰村民的情况后,示范区立马通知各个乡镇成立农厕服务站,开奖日期。村民有问题打电话报修,厕具坏了成本价替换,不收人工费;粪水满了,有专人开车去抽。

  7月10日上午,记者在孟庄村村民孟凡民家采访时,恰巧遇到镇里农厕服务站的工作人员蹇发田、蹇付贵弟兄俩来抽粪。“我们来这里干活不收一分钱,镇里给我们发工资。”说到报酬,蹇发田一边拉着抽粪管,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。“没事,没事,一年还不抽一次,就是给个三十、二十的,能用上这样干净的厕所,也值!”孟凡民笑着,边说边给大家洗瓜吃。

  想要的政策给了,困扰的问题解了,村民的思想通了,主动要求改厕的人越来越多。很快,孟庄这个典型就像一把火,迅速点燃了其他乡镇村民改厕的热情。“我原来是在建筑工地上砌墙的,现在改厕的人多了,镇里就把我叫过来了。”7月10日12点左右,正在张阁镇杨楼村给厕所粉刷墙壁的工人窦宽祥热得汗流浃背,“你看,这么多活,还没顾得上吃饭。吃了饭,还得接着干,催得紧呀”。

  与窦宽祥这个“临时工”不同,今年66岁的耿金学在改厕这一行已经干了一年多。

  “经我嘞手改建的厕所,现在算算也不下100个。两天改一个的话,你算算我干多少天了吧。”说起改厕,精瘦的老耿用手比划着记者看不懂的手语,“原来干可以,干干停停,身体没事。这段时间不行啦,干部催,住户也催,累得直不起来腰。”

  老耿累,作为示范区党工委书记的何振岭也感到压力巨大:“从去年4月份改厕以来,区里已经投入8000多万元,对2万多户进行了改厕。我们的目标,就是确保今年10月底之前,想尽一切办法,把全区的涉农厕所做到应改尽改。”

  “你看看现在这厕所,解了手,水一冲,一点臭味没有,苍蝇也没了。”7月9日,在平台办事处杨楼村村民穆其荣家的厕所里,她边说边给大家做着示范,鼻子夸张地吸着气,“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像城里了”。

  而在贾寨镇孟庄村阎海战家,记者看到,他家的厕所就是城里也很少有人相比。从一个旁边写有“厕所”二字的门进去,里面又分三个小门:分别写着男厕、笢弊腔楷桯岆岍賜腔儂郣ㄗ鏍夤萸ㄘ 2019-09-21,女厕和洗漱间,不仅贴有墙砖、地砖,房顶还有吊顶,面盆、洗手液、镜子,洗手盆、手纸、手纸娄,甚至空调、洗衣机一应俱全,卫生间被主人打扫得一尘不染。

  “叫我看呀,现在的人都在天上活着呐,享福。过去人住的地方哪有现在的厕所好?!”说起厕所的变化,张阁镇大刘庄村76岁的村民刘善伦激动得食指指着天。

  在孟庆海看来,改厕改的不仅是群众的如厕条件,更是改变了村民的卫生习惯、审美观念,“农民也开始讲好了”。他说,最明显的两个方面,一是原来村民手中的垃圾随时随地扔,现在这种坏毛病没有了。二是家家户户也像城市一样,开始硬化、亮化、美化、净化了,居住环境变好了,群众有了更多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。

  “养花养鸟,原来城市人喜欢摆弄这个,现在农村也时兴。”走在两旁种有石榴树的街道上,孟春海边走边聊,“现在俺村多数家庭都有小花园。你信不?走,咱随便找一个看看”。刚进村民孟凡民家的大门,就看到一个造型别致的小花园,里面并排摆放着两排20多个盆景,月季、吊兰、看石榴、仙人人掌、金枝玉叶等,月季花悄然绽放,金枝玉叶青翠欲滴,“石榴半吐红巾蹙”,引得几只蝴蝶围绕花盆翩翩起舞,令人赏心悦目。

  说起改厕带来的变化,孟庄村村医孟庆超的话更让人深思:改厕前,夏天厕所招来苍蝇,由于没有适当的办法把食物遮起来,苍蝇会再飞到食物上,从而传染给人,得疟疾、痢疾的人不少。改厕后,这种病明显少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记者发现不少农户厕所的外形并不是千篇一律、同一张面孔,而是开启“美颜”模式,根据自家庭院的实际情况,设计了不同风格、美观别致的造型,如拱形、圆形、六边形等,也有瓶状、古代窗格状的,与庭院环境融为一体,相映成画,亦相映成趣,构成一道独特的庭院风景。

  改厕,这个一家一户的小改变,既推动文明新风,又汇聚幸福美好;改厕,正在点亮示范区每一村每一户的“小角落”。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正版挂牌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挂牌玄机图| 开奖直播| 2018开奖最快现场结果| 王中王摇钱树开奖结果| 一肖三码中特| www.1819366.com| www.165555.com|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| 六合乐坊心水论坛| 东方心经彩图2017| 香港马会报码窒|